「我在畫中看見了米勒的安詳,對生命的領會,到生命盡頭時的解放。」才子名主持人蔡
康永,不但替曾被懷疑是社會主義的米勒平反。對於米勒展的用心,蔡康永也忍不住稱讚
,「這樣的燈光擺設,甚至比奧塞美術館更能讓人進入米勒的世界。」

昨天蔡康永冒雨前往國立歷史博物館,蔡康永忍不住讚嘆這裡的燈光氣氛實在太適合了。
曾去過世界數十個美術館的蔡康永解析,在奧塞美術館中,多借用自然光,太明亮了,而
且在奧塞各個時代的畫作太多,反而有種在看美術史的感覺。「這裡的燈光昏黃,即使像
今天人這麼多,反而能有種像在電影院的感覺,把自己藏起來,細細品味每幅畫的意境。

移居到巴比松的米勒,曾自稱是「農夫中的農夫」,也嘗過養家活口快活不下去的困苦。
包括「拾穗」等畫作多以農場中的小人物為主角,曾被懷疑是社會主義。蔡康永忍不住替
他平反,「他的畫感覺十分安詳,完全嗅不出(對生活)憤怒、不滿或控訴。」甚至有種
樂觀、無爭,向大自然致意的謙卑感。蔡康永也表示,在來看之前還曾詢問過祖母輩的朋
友,原來台灣也曾有拾穗的習慣。

一路從米勒時期的其他畫家,到米勒各個時期,蔡康永比導覽更像導覽。看著米勒連個小
細節都不肯放過,讓蔡康永也忍不住驚訝即使他眼睛不太好卻還能如此。裸女畫好像自動
馬賽克「他的畫幾乎都沒有面孔,我想他應該是把他們畫為一個族群,將農人抽像畫成一
種概念,即使身為勞動者仍很安詳。」看到了曾讓米勒心靈受傷的裸女畫,蔡康永笑說,
當時可能很嚴苛,「這對現在的媒體來說應該算自動馬賽克了。」七彩虹 「春天」更抓住
他相對於耳熟能詳的「拾穗」和「晚禱」,蔡康永更鍾情於「春天」。這幅米勒晚年從窗
內往外看出,天空微彎的七彩虹照亮了春季雷雨後,鮮明的野花爭相綻放在綠意盎然的田
園,一人躲在遠處的樹下更顯自然的偉大,彷彿還聞得見雨後濕土的氣味,讓蔡康永忍不
住駐足好好觀賞,「比對起之前朦朧寧靜的溫和色調,這麼明亮的色彩,他的心性好像好
些,也似乎對於生命的苦悶更能解放,讓我對他放心多了。」欣賞米勒在如此困頓的人生
直到盡頭仍十分樂觀、豁然。蔡康永逛到了米勒周邊商品區仍忍不住稱讚,「這些周邊都
很有趣,像是燈啊、飾品我都從來沒有看過,很用心。也希望改天有空可以再好好來逛逛
。」

janetandz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