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經過失敗的人生,那真是遺憾,因為失敗的時候是最好的時刻。退稿時的沮喪,思考後重新再出發;愛一個人得不到回應時,孤獨時刻回來做自己,反而把自己搞清楚了;這些人生記憶最深刻的事,只有在失敗時才能嘗到。

我覺得今天我們年輕的世代要理解一件事,那就是單一味覺都是貧乏的,人生必須是酸甜苦辣、五味雜陳,才能擁有豐富。

童年時,因為舌尖味蕾成熟,所以愛吃糖,糖是寵愛也是幸福;青少年發育後,舌的兩側酸性味蕾開始成熟,所以青澀年少喜歡吃酸的,因為酸是一種淡淡的失落感;鹹是一種勞苦,它是血與汗的味道;辣是一種熱情,也是瘋狂與叛逆;苦則是一種莊嚴,是舌根的味覺,也是最後成熟的味蕾。由於苦最不容易理解,也是最沉重的,所以大家都不要,但是苦卻是人生最後最穩定的力量;一生只吃甜是不幸的,一生只吃苦也是不幸的,必須是甜酸鹹辣苦的豐富,才能構成幸福的人生。

逆境時,思考「要克服的是自己的弱質,而不是外在環境的困境。」 有時候,成與敗,真的就是心境轉換而已。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台灣民間還是非常有競爭力,各行各業碰到危機都不容易被打倒,一般小市民沒問題,是職場知識分子出了問題。在台灣,愈到鄉下愈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因為台灣是移民社會,它是打拼過來的,所以不那麼怕失敗,反而是知識分子被保護過度的恐懼;你看那些小市民遇到生意不好,收一收就改行了,可以十萬八千里的改行,從蚵仔麵線一下子跳到開童裝店,這就是移民的本質。 可是我在台北觀察職場工作者,都有很硬的殼,就像是貝殼一樣,因為裡面太柔軟所以不敢打開,因為怕被傷害所以自己緊緊閉著,但是時間久了,他會不知道自己外面有一個硬殼。

我想告訴年輕一代,我們一定要對抗自己的弱質,不是對抗外面環境的困境。環境再壞都不會影響我們,可是我們自己如果內心變成弱質的狀況,就很難救回來;一定要把弱質部分補強起來,而不是我覺得現在太弱了,自己先恐懼,先把自己嚇得要死,覺得會不會失業等等。失業真的有這麼糟糕?我覺得置之死地之後,也可以有一個轉機!所有的危機都是轉機,它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如果你的人生老是在沒有發生危機的狀況,你也永遠沒有最好的機會。

生物學談到痛,認為痛雖然是每個人不喜歡的,但是痛卻是生物存活最重要的一個經驗;如果有一個小孩得了無痛症,那他絕對長不大,因為火燒刀割他都沒感覺。所以今天身心所經歷的痛都是成長的經驗,只要度過了痛、結了疤,就會更堅強。

如果你遇到了逆境,你要做的就是「痛的功課」。台灣現在是最好的時候,五、六十年來都沒有戰爭與饑荒,這在中國歷史上很少看到,但是卻產生那麼多的抱怨,在我們父母那個年代,經歷戰亂與饑荒,隨便講出一點點經歷都會嚇死你;如果接下來未必一直那麼好,稍微有一些風吹草動,怎麼去應變?

人生的功課,只做單一都好危險,急公好利的社會,僅憑一句格言是救不了人生的,必須在生活裡體驗豐富的滋味,才能找到生命的立足點在哪裡。
逆境時,也要思考「重新體會人性根本觸覺,愛自己才能愛別人。」

這些年我講很多觸覺,因為我覺得觸覺可以挽回人與人的關係,即使遇到逆境,你回到家還有親人溫暖的擁抱,還擁有記憶中的童年溫度。 有一段時間我在竹科給企業員工上課,談美學,有一個人打斷我舉手發問說:「我結了婚,有一個5歲女兒,請問我應該讓她學鋼琴還是小提琴?」這位竹科工程師每天不到晚上11點是不會回家的,他是公司裡最打拼的人,工作了8年都沒有休假過,美對他而言,太遙遠,跟他沒有切身關係,他只希望我給他答案。 我知道他一直在等我回答,但是我告訴他:「你可不可以早一點回去抱抱女兒,不要急著送她去學小提琴或是鋼琴?」他問為什麼?我說,我希望一個5歲小女孩在長大的過程中能記得父親的體溫,將來她走到天涯海角,這會是她最重要、最穩定的力量。

我相信這位爸爸是愛女兒的,但是他的愛就是給女兒一屋子的玩具,再送她去才藝班學習,他認為這就是愛。我記得小時候我放學一回到家,父親會問我功課做了沒?考試為什麼沒有考第一名?母親說父親真囉嗦,就把我往懷裡抱,到現在我都還記得母親擁抱的溫度。

有一次我跟永豐餘老闆聊天,因為他們現在做生機飲食,他告訴我,其實不要吃你不認識的人做的東西。這句話很有趣,想想看,我們怎麼做得到?我們現在在外面吃的食物,全部都是我們不認識的人做的;可是我小時候直到25歲去法國之前,至少我吃的東西都是我認識的人做的,就是我媽媽,怎麼會不健康?同樣的,你年輕時一定也是健康的,所以我就在想,怎麼樣把這樣的文化找回來,因為這樣的文化關係到自己,也關係到身邊幾個最親的人。如果你沒有被寵愛過,有一天你也不懂得如何寵愛他人。

有一次我跟企業裡的員工談「過勞死」,因為他們好像出了很大問題。那位演講主辦人就是因為被醫生警告,如果再繼續操勞就會過勞死,所以他退下來做公司福委會的人。 我跟他們說,可不可以回家後先做一件事,那就是泡澡,然後自己按摩肩膀,感受它有多硬;動物一受到驚嚇,第一個反應就是縮起來,而第一個縮起來的部分就是肩膀。我們平常在電腦裡瀏覽的所有資訊,都是讓你肩膀變硬的原因,情緒的反應在你不知不覺中累積,所以你更要讓肩膀放鬆,至少不要讓它變得更硬。

結果下次上課時,很多人都說按一按肩膀就哭起來了,因為從來沒有這樣去認識自己的身體,覺得身體好可憐;這裡面不是別人關不關心你的問題,而是你自己都不關心你自己,根本已經長期沒有愛自己了。我最近也常跟企業主說,你們基金會一天到晚在外面做公益,反而公司的員工沒有時間參加;可以不可以回到企業本身,把企業裡上萬個員工的身心都照顧好;先健全自己內部,再做社會公益?我覺得企業跟家庭沒有那麼衝突,真的就是看有沒有心,有心就能改變。

逆境時,再請思考「做痛的功課,更要做美的功課。」 我覺得在這個大環境令人沮喪的時刻,反而更需要莊子的思考;因為莊子透過講故事的方式告訴你,一條魚想變成鳥就能變成鳥,就看你自己有沒有夢想,你想飛就能飛起來。

台灣今天談夢想好像太奢侈了,連我跟年輕人講美都要有好大的勇氣,因為太奢侈了,因為他在生活壓力這麼大的情況下,你跟他談美你會覺得好慚愧;可是美也是所有人的需要,最有錢的人需要美,最窮的人也需要美,美學的本質不會只對富或是只對窮講,莊子說:「天地有大美」,你不一定非得上音樂廳或是國家戲劇院來欣賞美。古人說:「靜聽松風」, 你可以在生活裡體驗真實的美,你會發覺住在台灣還是滿幸福的,因為要看山看海很快就到,不像在巴黎,必須開很久的車,或是在上海,沒地方泡溫泉,山更是小得可憐。

我希望台灣能夠領悟到這一點,物質的東西愈分愈少,但是美與愛卻可以愈分愈多,領悟到這一點後,無論你身處經濟富裕年代,或是貧窮年代,你都會很快樂。

janetandz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