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淡如大半的人生與旅行脫不了關係,因為當過7年的旅遊記者,從年輕時候,就習慣旅行。外表看起來很能幹,對投資理財有一套的她,竟然沒有方向感,天生會迷路。常一個人帶著指北針,獨自旅行,用「未知」記憶每座城市,對她而言,旅行就像是主廚的創意料理,驚喜總在意料之外。

     范瑋琪居住過不少城市,她在美國俄亥俄州出生,6 歲回台,再到洛杉磯、波士頓念大學。成了歌手之後,出國機會更多,戲稱自己是天涯小歌女,在浪跡天涯中,用美食記憶每座城市,因為愛吃魚,還與工作人員組成「魚頭幫」,吃遍大小城市的魚料理。

     旅行,除了探險未知,更能探索自己。在南極這個世界角落,飛機往返全靠等待,有人最高紀錄曾等過1 個月,吳淡如學會了,當只能聽天由命,乾著急不如享受靜謐。在阿富汗這個被上帝遺忘的地方,范瑋琪懂得,自己擁有太多,因此,即便遇到低潮,仍樂觀面對。

     如果說,旅行真的有什麼意義,那就是從旅途的突發狀況,學會接受不完美。吳淡如與范瑋琪透過旅行,讓自己有不一樣的人生體驗,透過兩人以下的精彩交鋒,發現外界眼中堪稱完美的她們,其實是能彈性轉換態度,以「正面」看待大小事,才能用更無畏的姿態,在自己的人生,隨時啟程。

面對意料外 隨遇而安
     即使遇到博物館關館,我也不以為意,覺得那是上帝要我去別的地方,隨遇而安的人,旅行比較快樂。

     吳:旅行是我的習慣,習慣一個人去嘗試新鮮的東西。有次,我去LA 簽書,待到第二天,逛到第二個MALL,看到又是GAP 時,我受不了,我沒辦法看太多重複的事物,為什麼要浪費我的人生?

     我走進一家中國旅行社,問他們,我想去南美,有哪個國家是台灣人不用簽證就可以去,他們說祕魯不用簽證,2 個小時後有飛機,還是特價機票。

     我就跟朋友說,你們繼續留在LA,我要去祕魯了,他們問我,祕魯有什麼?我說不知道,去了再說!結果,當天晚上我們人就在祕魯,第三天到了有失落的城市之稱的「 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旅行現在對我而言是休息的空檔,有一陣子,它也變成賺錢的意義,如果很辛苦的賺錢,可以換得一趟很舒適,而且是想去的目的地,你才會覺得賺錢有意義。很多人喜歡花錢買東西,我花錢都是在買記憶,我喜歡砸錢住昂貴的飯店、吃美食,只要那樣東西是會消失的,我反而很樂意花錢,因為那叫記憶。

     旅行書的照片都是自己拍的,還很努力去上過兩年攝影課,我喜歡做自己不專長的事,因為不專長,覺得自己很棒,然後一直讚美自己。

     范:淡如姊說旅行是休息,對我反而不是,每次旅行,好像等待人生中有什麼事要發生,有種忐忑不安跟有點惶恐的心情,可是出發前,我都會跟自己講,我就是要去放空,沒想到在旅行中就發生那麼多難忘的意外。

     這次紐約行,我們本來是先從台灣直飛華盛頓,因為我想去看我侄子,預計在D.C. 先待一個禮拜,再去紐約,結果因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風雪,我們先落降到紐約,等機會飛華盛頓,我想說,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也沒想到陳先生(黑人陳建州)會求婚,我還在2 萬人面前唱美國國歌,幫球賽開場,我覺得好驕傲,人生又超越自己,以後老了,還可以跟孫子說,奶奶以前可是在NBA 球場唱過美國國歌。

     旅行前,我會先寫一個心目中的理想行程,希望起床時是被紐約陽光曬醒,聞到好吃的美式早餐,早上逛MOMA,下午去SOHO,假裝自己是慾望城市女主角,

     晚上看百老匯歌劇,聽blue note( 藍調) 的Jazz。但實際的狀況是,起床時,因為時差而頭痛欲裂,聞到紐約很臭的下水道,到了MOMA,發現它沒開,錯過一些百老匯的秀,男友說,隔壁有10 層樓高的NIKE TOWN,可以逛5 天,然後買了一週3 天的NBA 球賽,回來後,我會看跟想像中的差多少,其實滿有趣的。

吳:即使遇到博物館關館,我也不以為意,覺得那是上帝要我去別的地方,我很怕那種非去哪裡的人,我遇過一個非要去某家餐廳的朋友,去到那發現餐廳打烊,就會覺得這趟旅行完蛋了,或者去米蘭、佛羅倫斯,一定要買outlet,如果那天沒開或時間來不及,沒買到會非常沮喪。

     隨遇而安的人,旅行比較快樂。我喜歡有生命力的城市,像巴黎、京都、摩洛哥的馬拉喀什,我也喜歡巴塞隆納、紐約,我喜歡的地方一定是龍蛇雜處,有歷史,也有現代的城市,即使混亂,她們都有不同樣貌。

     范:我後來再從華盛頓飛回紐約時, 還是有去MOMA,也有看到百老匯。我最想去耶路撒冷,有一天,我一定要去看耶穌出生的地方到底長什麼樣子,觸摸那裡的土地。我也一直想去京都,她真的像《藝伎回憶錄》裡那樣嗎?

     吳:京都有點像我家廚房,每個地方都值得去,她有千百個隱形的咖啡廳,隱藏小巷裡,她們是有上千年歷史的古代房子,黑色屋瓦、榻榻米,稱作「屋敷」,有的現在被改成咖啡廳,有的被改成賣豆腐、茶藝館。

     我在京都從不訂餐廳,常一個人騎著腳踏車隨意逛,看到有午餐或晚餐,就停下來,我常第二次找不到它,因為它藏在小巷子裡,也沒有招牌,但是當地人都知道在哪裡,店裡常客滿。飯店可以租腳踏車,一天約1500 日圓,我的認路能力非常爛,帶著指北針與地圖,每天還是迷路。

     我這次去一間店,它的菜都是咖哩,所有東西都是主人DIY,店裡有一面一樓通二樓的書架,門口種了1、2 棵芭蕉,裡頭的每張椅子都不一樣,還兼賣自家烘焙的麵包跟咖啡豆,我很喜歡那種店。

面對一個人 不要等待
     如果想去哪裡,不要等待,創造自己的旅行儀式,一個人的旅行,也許更有意思。

     范:我每去一個地方,喜歡買貼紙,我的皮箱都貼得亂七八糟,有兩個皮箱已經都貼到爆,貼滿各地的貼紙,這樣就不會認錯,最亂、最花的那個皮箱就是我的,還有明信片,因為可以送人,做紀念。

     我現在1 個月有一半時間在內地,我喜歡西安、北京、杭州,北京很大器,就是交通比較討厭。我有個魚頭幫(助理、經紀人與造型師),我是幫主,因為我不吃肉,很愛吃魚,我們吃遍各地的剁椒魚頭。我一直很想去英國,到現在沒去成,黑人要負點責任,因為每次想去時,他就會說,幹嘛去那,我們去美國。

     吳:如果想去哪,我不會等待,有了小寶寶後,我也沒有等待,我都一個人去,像法國、京都,因為那是我熟悉的地方。英國很適合一個人去,跟日本一樣,很安全,長得漂亮的東方女生,都會有人協助,倫敦不好玩,英國小鎮最好玩,像莎士比亞的故鄉——startford-uponavon(史特拉福)。

     我旅行買的東西都很便宜,我對二手市場充滿興趣,所以會去早市、跳蚤市場,我喜歡有歷史價值的東西,喜歡那種在歷史中只剩下它的那種感覺。

     朋友要血拼,我會跟她說,我可不可以去喝咖啡,或是我們分開行動,晚上再會合,因為我不想逛精品店,我沒有在巴黎買過LV 或香奈兒,我寧願在台灣買,還可以開發票。我把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跳蚤市場,買回一堆大家認為是垃圾的東西。

     我買過南美的槍套,槍套的皮還有油漬,我在東歐捷克鄉下的古董店買過黃金懷表,價格約100 多美元,後來在一家古董店發現,一只要賣4、5 萬元。

     范:我跟妳一樣,如果去東京、澳洲,我都會去逛二手店,如果跟姊妹一起旅行,像跟大S,她逛精品店,一定殺紅眼,我們就會約定會合時間。我有個朋友,他去到任何國家,就會買星巴克的杯子,蒐集杯子上印的不同產地國別,樂此不疲。

     吳:他是在創造儀式,我有朋友是買可口可樂。我自己是會去逛當地傳統市場,或買當地的時尚、設計雜誌,感受當地的生活,一個人帶著相機,到街上走走,去找特色餐廳、咖啡店,吃頓飯、喝咖啡。我以前都去比較兵荒馬亂的國家,葉門內亂時我也敢去,當年埃及槍殺觀光客一年後的不到幾個月,我就跑去了。

去文明國家,我常只帶一個空皮箱,裡面只有免洗內褲、換洗內衣與一套有自己味道的睡衣,回來時,再把箱子裝滿,很有成就感。

     很多人希望,事事如意,但現實的人生不會如此。所以,吳淡如透過旅行脫離原來的軌道,看見真正的自己。例如在埃及,警覺人就像沙漠的一粒塵土,何必放大不愉快的感覺。范瑋琪的個性屬於按部就班,但常跌到、掉東西,沮喪自己的神經大條,一點也不像纖細、溫柔的雙魚座,透過旅行,她看到世界這麼大,所在意的那些事突然變得很小。

     世界如此寬廣,當人能認清自己的渺小,愈能面對未知,學著釋懷不如意。

面對不愉快 學著釋然
     脫離原來的軌道,才能真正去看見自己,世界很大,人很渺小,就不會把悲劇放大,不會那麼耿耿於懷。

     范:我覺得妳很厲害,會一直去嘗試、挑戰不同的事物,從中找到好玩的東西。我18 歲時,一個人去法國拍左岸咖啡的廣告,一句法文都不會講,前3 天自己拿著地圖坐地鐵,一聽到誰在講英文,就衝過去問路,那時年紀小,還會怕。

     吳:旅行是我很重要的能量,我必須脫離原來的軌道,才能真正去看見自己,有些事情本來很煩人,身為公眾人物,常會有莫名其妙的事,有時我會很在意,腦袋常質疑,我並沒有做壞事,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出國後,我就釋然了。

     有一次我去埃及,那年,我真的不想在影劇圈做下去,我坐在沙漠裡喝原始部落的咖啡,看著平沙萬里,忽有所悟,人在宇宙中,不過就如這沙漠中的一粒塵土,飛起來,又掉下去,在滾滾塵土,幾億顆沙子裡其實一下子就沒有,為什麼要把不愉快的感覺放那麼大呢?你是名人,才怪呢!好像王文華說的,你以為你在台灣很有名,可是冰島人又不認識你,你只是億萬中的一顆沙子,就不會把悲劇放大,不會那麼耿耿於懷。

     范:沒錯!旅行時,你看到世界大成這樣子,所在意的那些事,突然變得很小。我04 年因世界展望會去阿富汗,出發前一個禮拜,有5 位醫生在那被殺害,到那,我們坐的是四、五十年的俄羅斯老軍機,椅子是豹皮,還立不起來,從頭到尾我就這樣躺著,後面還載棺木,整個飛機都是汽油味,阿富汗人很不怕死,在機上抽菸,我心想:OK!我要在上空爆炸,還跟經紀人開玩笑,至少死在天空中。阿富汗的婦女、小孩很多沒有手、沒有腳,車子只能走在輪胎壓過的地方,因為還有1500 多萬顆地雷。

     我每次看護照上有阿富汗的簽證,都很驕傲,那是一個很有意義的體驗,好像坐時光機,回到兩千年前,一個被上帝遺忘的地方。再回到台北,你就會覺得,哇!我們好富足,擁有這麼多,旅行若是可以讓自己有不一樣的人生體驗,那就成功了。

面對未知事 期待美景
     要知道最美好的風景,往往是本來沒有預計要去的地方,年紀大後,不會有很多未知,還害怕沒有未知。

     吳:我的人生是用生小孩劃分階段,以前就算結婚,在生孩子之前,我感覺像單身,沒人管得了我,我還是會自己去旅行,我先生非常明白,如果沒有去旅行,我可能會發瘋,所以當他發現我情緒不太對,就會跟我說,你是不是需要自己去旅行一下?有了孩子後,願望愈來愈短,本來還想去玩南極,挑戰北極極點,後來發現不可能。

     以前雖然已婚,不怕死,也沒有責任感,有了孩子後,我現在很怕死,頂多跑去京都、巴黎,都去文明國家,跟以前不太一樣。

     我的人生比較像各種實驗,朋友們都覺得我做得太認真,我以前數學不好,也是慢慢發現自己有投資天分,這東西比數學簡單得多,就會覺得有趣。

我並沒有從小要當作家,我只是對寫故事有興趣,也沒有想當主持人,都是誤打誤撞。我是宜蘭鄉下小孩,只打算謀生,按照我的興趣過活,我想做的事情真的很多,東做一個,西做一個,我沒有立志要賺大錢,或者要有10 億財產,得天獨厚的是,我是女生,不需要養別人。不過,我認為大部分的年輕人,還是要設定人生目標。

     范:這張是我從冰箱上撕下來的照片,這是03 年,我跟熙娣、曉萱去美國玩的照片,跟姊妹淘一起去的旅行,充滿好多回憶,好好玩哦!友情是我沒有想到可以在這一行獲得的最棒禮物,我其實不是一直很順遂,初期曾低潮過,友情真的幫了我好多。唱歌10 年,我獲得好多東西,我的工作很特別,不是在一個框框下工作,而是每天面對不同的單位、不同的朋友,到不同的地方,這非常有趣,從這裡面,我成長了很多,交了一群很棒的朋友。

     我也認為人生要設定目標。我覺得夢想很重要,你要有一個first goal(首要目標),希望可以努力去達到那個夢想,即便沒有達到,也要往那個方向邁進,這樣才不會對不起自己,好像這一生就這樣懶掉、fade out(消失)了。

     吳:人生一定要有目的,但是問題是,不要有太硬性的規畫,要知道最美好的風景,往往是在你本來沒有預計好要去的地方。年紀大之後,不會有很多未知,還害怕沒有未知,當你在養老院的時候,你就沒有未知。我懷孕時,也不知道生孩子差點會送掉一條命,但我感謝那種天真,因為讓我一直很快樂,覺得這個未知的世界又來臨了,即使在最後,命都快送掉時,我只懷疑,好像別人沒這樣,為什麼我這樣,基本上,我是那種不會後悔的個性。

     我也不會擔憂,我對自己的人生沒有問題,每次有人質疑我的時候,我都會想,我對自己沒有這個疑惑,為什麼你對我有那麼多的問題,還擔憂我做不完我要做的事情。

     范:我有時喜歡碎念:「 天啊!不想面對,躲起來好了。」像準備結婚,我就覺得好可怕喔!我現在暫時裝傻,假裝沒這回事,很多朋友很熱心,范媽媽還會說:「我們獅子會可能要100 桌。」我就想回答:「媽,我不結了,晚安!」

     吳:船到橋頭自然直,婚姻要研究兩人的相處模式,兩個人愈有定見愈好,愈多人參與的婚姻一定是不幸的婚姻,說真的,婚姻穩不穩固,以及婚禮複不複雜絕對沒關係。夫妻生活是一種挑戰,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很奇特,妳會突然發現,過了10 年,有時還真的不是很認識對方,常會有這種surprise 出現,有時是驚嚇,有時是驚喜,我要說的是,婚姻只是一個過程,而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我是一個很我行我素的人,不管多老都是這樣,當然一定會有錯的時候,跌得頭破血流,就站起來說,沒關係!這是自己選的,沒有人害你跌倒,別人決定,你一定不甘願,自己決定的,就會認栽。就像理財,我從不會把錢託付給別人處理,金融風暴時,我也賠得很慘,但那時我睡得著,而且過得很好,因為那個決定是我自己做的,風暴過去,我還賺錢。

     投資就像人生一樣,不要從點來看,那個點一刀下去,可能剖到的就是成功與失敗,可是用長久來看,不一定是成功與失敗,人到最後都是黃土一抔,也許你又回到上帝的懷抱,或許你會下地獄,那已經是你管不到的事了。

From:http://forum.30.com.tw/Board/show.aspx?go=1934

janetandz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