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500期] 張小燕

人在幸福的時候,幾乎都不會覺得自己幸福。

台灣這幾十年,除了幾個天災,沒有戰亂、沒有太大政局不穩,比起很多國家都好。

外國朋友來,都很喜歡台灣,覺得台灣好好玩,很方便又安全。

所有的好集中在這裡,所以才有台灣奇蹟,但我們卻不太惜福。

我們看自己都是問題,這樣怎麼會覺得幸福、快樂?

 

我常常想,我做節目,如果天天有人講「妳怎麼這樣做?」我不認為我做得下去。

我訪問過張曼娟,她說,

「我常常在最幸福的時候,覺得最恐慌,因為我怕幸福一下子就不見了。」

這句話我印象深刻。

我想最可怕的是,你最幸福的時候,恐怕還不知道此時此刻可能是最幸福,還拚命抱怨。

 

得獎可能就要走下坡

很多人以為我得獎很幸福,但我從小就有個感覺,節目得獎可能就要走下坡了。

所以,我特別珍惜存在的每個時刻。

每一天,我只要進了我家車庫,走上樓,狗狗一舔我,打開電視,就很幸福了。

我看到好電影,也覺得很幸福。

這是我能幹這一行的優點,我很能感受每個人精心創作所要傳達的感受。

 

像現在聽的Adele(此時放的音樂是艾黛兒的《Don’t You Remember》),

我買她的DVD回來,把家裡的燈關掉,就好像在現場一樣,很能洗滌煩亂的心。

我很喜歡這些小小的感動、大大的感動。

我一直覺得,能夠在心中有感動,是很重要的能力,

沒有感動,就沒有幸福。

現在的孩子,要讓他們懂得感覺、感動、感觸,去touch,才會有幸福感。

 

我們不該不知福,這是人生很重要的功課。

人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為什麼不能在有的時候,就很珍惜?

當我先生告訴我他得癌症的時候,我記得我看著窗外,

腦子裡想到我的好日子沒有了。

因為要開始治療,就算醫好,也會害怕復發,永遠處在恐慌中。

 

最受傷的是對我好的人

我和我先生感情很好,他住院的時候,

我四個月沒有走出台大,都住在醫院裡面。

他走了以後,我記得我走出醫院,朋友送我上車,

我說,「我要幹嘛?我回家幹嘛?」大家都哭了,

我沒有掉眼淚,我哭不出來。

當時我媽非常不放心,所有的人都怕我發生什麼事情。

後來我想,我如果不好好過日子,最受傷的是對我最好的人。

我那時多想著別人,很快就回公司、做唱片,接了「小燕有約」的節目。

只有在電視上出現,大家才會覺得我沒有問題了。

 

我讓自己的生活回到軌道上,所以得到最大救贖的是我自己,

因為很多人在痛苦中走不出來,很難打開那個結。

 

現在覺得,想吃什麼就去吃什麼,

想買雙小鞋就買雙小鞋,這都是小小的滿足和幸福。

前幾天,我和朋友就在app上,相約去永康街一日遊。

下午吃東西,買些小飾品,坐在咖啡館吃提拉米蘇,在街上看人,就覺得很幸福。

我擔不擔心錢?每個人擔心錢的標準不一樣。

你說我不擔心錢嗎?唱片公司還在賠錢。

你覺得郭台銘不擔心錢嗎?他擔心的可能是以億計算的。

這樣看,他缺的錢不是我們能想像的。

每個人需要錢的壓力和份量,是不一樣的。

最重要的是,要根據自己的能力,去找能讓你幸福的事情。

 

想幸福,就要有執行力,做一點是一點;

做,就有一分,光想不做,連一分都沒有。

自己的幸福自己找,不要抱怨為什麼不幸福、不快樂。

沒有人該給你快樂。

你要付出,才會有成果。這好像很教條,但卻很真實。

 

 

創作者介紹

勇敢向前

janetandz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