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常好奇,「市面」上有沒有以下統計數據:人的一生當中,平均遇到幾個真愛,有過多少個親吻?前者的數字如果是「1」,我想就夠讓人欣慰了,因為真愛不用多,能遇到就值得放煙火;後者則比較麻煩,因為我相信吻應該是重質不重量,夠深刻就好。從這個觀點來說,范瑋琪夠幸運,也夠幸福,因為,她都擁有了。

老實說,一直覺得范范(范瑋琪)是演藝圈裡的異數。在美國唸的是人人稱羨的哈佛大學經濟系,為了發片她卻毅然決然休學回台灣。她的身高在女歌手中數 一數二(171.5公分),照道理多少會給人距離感(更何況她是個美女),但她的歌聲卻有著治療系的效果,聆聽時心頭的皺紋也被撫平了。而當氣質細緻、高 學歷的范范,在情定黑人陳健洲後,再度的,又跌破一堆人的眼鏡。應該這麼說,外型纖細柔弱、唱得一口好情歌的范瑋琪,其實很知道自己要什麼:二十四歲那年,她朝著自己的人生目標邁進,發了第一張專輯,同時也擁有第一個屬於自己的家。「24歲」對范瑋琪來說,是別具意義的一年;而今年六月,也是bella儂儂雜誌的24歲生日,一個很美麗的巧合。

青春正茂,那年我們24歲

從美國休學返台後,范瑋琪等待二年,終於完成她人生的第一個心願:發片當歌手,「我太喜歡唱歌了,所以我一定要做這件事。」;同年,她完成人生第二個心 願:靠自己的能力繳頭期款,買了第一個房子。二十四歲,一個青春正茂的年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年我發第一張唱片專輯時,心情很忐忑,可是又很興 奮,既是懵懵懂懂、充滿好奇心,卻也義無反顧的做自己想做的事。當時就是感覺眼前有一個全新的世界,等著我去探索。同一年我也有了自己的家,算是額外的驚 喜,其實我沒想到這天會這麼快到來;不過省吃檢用、靠自己的能力買房子,感覺真的很棒。」

對范瑋琪來說,夢想在24歲那年起飛了,「這是值得記念的一年,有點『終於成年!』的味道,跨出人生的第一步。」范瑋琪笑著說。只是,當年的范瑋琪是歌壇新人、一張白紙,現在的范瑋琪與二十四歲的她相較,有什麼不同嗎?在 青春的風馳電掣中、在不顧一切的單純追夢下,她在變與不變中找自己。「現在我會希望一直保持不變,一樣的執著、充滿機動性、好奇心。但也不是刻意這麼作, 而是因為我很喜歡二十四歲的自己:當時的我可以為某些事而很有衝勁,我覺得那個當下,很值得紀念。如果重回二十四歲,我想,我還是會這樣過。」說完,范瑋琪停頓幾秒,接著大笑出來,她自首她還是有點變,「以前好像比較聰明!現在我演戲背台詞,覺得自己的記憶有點退化呢。」這時的范瑋琪,真實而可愛的像我們身邊的朋友。

那一吻,非關愛情

在儂儂二十四歲生日週年慶中,我們選出二十四種吻,而每一種吻,都代表了某種愛。出乎意料、又像在意料中,對范范而言最深刻的一種吻,她選擇了友情之吻。「最難忘的吻我可能會給朋友、姊妹。我跟好朋友會親吻,臉和嘴都有,這種kiss跟擁抱,單純而沒有任何雜質,我們互相扶持、依靠、分享。」范范接著比喻,如果親情、友情與愛情是人生的正三角,那麼對她來說,「在我工作後,友情這一塊有了特別的比重。有人說,這個行業很難找到真的朋友,但這種狀況卻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朋友是范范生活中的要角之一,她舉了一個姊妹同歡、充滿喜劇感的例子,雖然聽起來頗有落難記的味道,但這卻是她生活中,最深刻的回憶之一。某一天, 一心朝向成為「時尚生活女性」的范瑋琪與小S(徐熙娣),決定穿得一身時髦去河濱公園野餐,於是,小S帶著她的三隻愛狗、范瑋琪牽著她的拉布拉多狗 Chief,二人四犬就開車朝河濱公園出發了;儘管出發前,徐媽媽才告訴她們,氣象說今天會下雨。「出門前還萬里無雲,天氣好得不得了!結果一到那邊,剛 打車門,四隻狗就『唰』地狂奔出去,我們一下車,天空就傳來『ㄎㄨㄤ』的打雷聲,我們二個還說:沒聽到、沒聽到,正往河濱走時,就一片狂風暴雨了。那些狗 也不管一直往前衝,我們追在後面早就變落湯雞,而且大大(小S的狗老大)可能太興奮,還跳進河裡!在一片慌亂中,熙娣奔去救大大,我則踩在河邊的泥巴裡, 手拉著熙娣,然後熙娣身體騰空把大大撈上來。這時我們身邊還有三隻失控的狗,我家的狗還在咬河邊的死魚…。在把大大救起來後,四隻狗二個人就坐在泥巴裡, 熙娣開始大哭,我也跟著哭。跟著我們又大笑,因為太荒唐了。

水災定情,范范談情說愛

對經常被形容為傻大姐個性的范瑋琪來說,親吻朋友是快樂的,而且就算談戀愛,還是要姐姊妹妹手牽手、吻起來。不過,我們問到她對吻的定義時,她的答案又有著濃濃的愛情味道:「吻是認定對方、相信對方,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給他,作為promise。」我 們相信,在愛情上,范瑋琪自有其主旋律。范瑋琪輕輕的哼起歌,「誰說不能黑白配,...曾經有人這樣唱過,白天它不懂夜的黑,你卻懂得我的美…」這首歌是 范瑋琪寫的《黑白配》歌詞,距現在已經幾年了,但直到此時此刻,范偉琪坦言,這依舊代表她對愛情的想法,「外面的人不一定覺得我們很相配,可是我們彼此知 道才最重要。」

有趣的是,從二人彼此心意相屬,到「認定」對方,竟是因為一場水災。幾年前納莉颱風水災相當嚴重,而范瑋琪所住的圓環地區也大淹水,深及腰部。在與 外界幾乎斷絕的狀況下,范瑋琪要外出買食物,這時救美的英雄就出現了,「黑人把車開到圓環停下來,然後我們一起去買東西。回家時,他很體貼的說要揹我回 家,這樣我的身體就不會泡在水裡。結果,他的腳卻被泡在水裡的腳踏車割傷,而且腳踏車還嚴重生鏽,又割得很深。本來是他體貼我、照顧我,最後卻變成我陪他 去掛急診,打破傷風針、還縫了好幾針。」這時范瑋琪又忍不住笑出來,「這件事雖然有點搞笑,可是那一次,真的讓我覺得他是可以信任的人。」對於黑人的真情 與付出,范瑋琪感受到了,但說到自己對黑人的「情深意重」行為,范瑋琪倒是思索許久,最後她說,「我有幫他倒過尿。」原來之前黑人的十字韌帶二度斷裂,所 以范瑋琪就去照顧他,「可能就這件小事吧。」范范說得輕描淡寫而富喜感,但不知為什麼,聽著聽著溫暖卻直竄心頭。

Lohas生活,女生愛自己

友情、愛情、工作、家人、自我,現在的范瑋琪,似乎人生不可缺的黃金五角都擁有了。時間之流並沒在范瑋琪的臉上刻下痕跡,但卻沖刷了她的心靈,范范 說,現在的她更懂得愛自己。她指著儂儂列舉的二十四種愛之吻,其中的「樂活」,以輕快的語調說,「樂活在當下,是我現在比較專注的事。」「這一、二年我開 始轉變,很自然的開始追求樂活。以前的生活就工作、工作、工作,汲汲營營的,一個城市接一個城市,打開一扇門、關起一扇門,然後離開,有時會忘記生活的質 感其實很重要。現在我到一個地方工作,會先去感受一下當地,想要慢下來。」

現在,每週范瑋琪都會找時間,泡個讓身心都放鬆的精油澡,好好善待自己;早晨起來則會放爵士樂清,喚醒自己的心與耳目,迎接新的一天;或者看一部電影與小 說來取悅自己,這些都是范瑋琪愛自己的樂活方式。最近她看的一本書,則是百萬巨作《追風箏的孩子》作者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的新作品《燦爛千陽》,一部精采呈現阿富汗女性的堅毅、豐富情感層次的小說。對於這本書,范瑋琪有極大的感觸,因為她曾隨著世界展望 會,去拜訪過一般人一輩子都不會去的阿富汗,那是一場撼動心靈的旅程。

「我很震撼,人生去了那裡之後都不一樣了。有許多婦女,自己本身就營養不良了,受孕時沒有足夠的營養給小孩,所以在阿富汗很多孩子都活不過六歲。在 醫院時,我看到一個媽媽嚴重營養不良,生出來的寶寶好瘦好瘦,可是那個媽媽還是站在醫院外面等待,希望有人可以救她的小孩,而負責的醫生跟我說,那個小寶 寶可能活不過三週。這個感觸很深,我們都衣食無缺,營養不良的年代好像離我們很遠,現在應該是營養過剩吧。」

「我想,我們都很幸福。」范范像是下了一個結論說。

二十四歲的范瑋琪,眼前看到一個新的世界在等著她,心境燦爛如朝陽。現在的范瑋琪,當她的笑聲依舊爽朗、表情依舊調皮時,我們還是看得到她身上的陽光。她說,「以 前的范范,很想用什麼東西去證明自己,很想讓全世界知道范范很喜歡唱歌、很享受唱歌,好像是站在一個很高的地方,然後唱歌給大家聽。可是現在的我已經不是 這樣了,我要當你的朋友,我要在你的耳邊唱歌,不是在站高高的證明自己,而是你聽我唱歌、我也想聽你說,我很喜歡這樣的自己。」

愛自己,喜歡自己,這就是關於成長,給自己最好的幸福禮物。

janetandz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